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想要顶风作案……想太阳江澄,双*性*dom,all澄的那种

哇,神仙居然关注我了!!!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我就特别好奇,还有人在等待我的文吗……
如果有,真的对不起,最近学业这方面一直很忙,体虚的很,最近会努力接着码的……

突然害怕涨粉, 300贺文一字没动

【all澄24h】吉原记事·樱花盛开那日(双壁澄)


是24h的文章!
千赶万赶还是少字
大家写的都好棒,就当我给这活动烂尾了吧。


这吉原美的不堪入目。

烛火被关在纸灯里,幽幽的发着点暖光,金鱼被囚禁在水缸里,游的倒也快乐。杆栏纵横,楼房高低,女人的勾心娇声,男子的得意嘻笑。地面上头有各样寻找今夜的爱人的客人们,顶楼当中有一位等着人来买下一夜的花魁。

江澄正对镜点妆,他非花魁,却是今晚的重点。花魁千金难买的一夜良宵已经被买走了,接下来,是他的初#夜。

家道中落,又加上温家的打压,江家顷刻间分崩离析。无奈,这花红柳绿便是归宿。江澄涂抹上丹红的唇色,收了首饰盒子,曾经他不屑一顾的世界正等着他进来。

“三毒?恩客来了。”门外妈妈叫着他,江澄回头应了她,再看镜中此刻多了妖艳的自己,忍住叹息的冲动,起身跟了妈妈。

一袭紫裙金边,莲花做纹,群鹤做衬,步履稳健,抬首昂胸。正挑选着女人的客人们看到他,语气轻挑:“喂,花魁这是换人了?”
妈妈看他一眼,顺着他的话往下唠:“今晚没买着就一个劲酸?告诉你,这也不是你的。”

换来了满堂哄笑。

江澄浑身不自在,急了两步离开。妈妈将江澄引进门,门内一张床铺,一台烛灯,窗外月光皎皎,映那樱花凄凄飘零。
“的确,三毒若是好好做下去,你的姿色是可以当上花魁的,这虞桑啊,已经连续四五次被同一人买下了,大概不久,嫁车就来了。”妈妈在一旁准备着东西,絮絮叨叨着,“到那时,你可能就是下一个花魁。”

江澄听过也没有动静,知道他不愿再听,闭上嘴出去引路客人。

风起,两三片樱花瓣落入,逗留了江澄的目光。都说这吉原樱花难得,难以盛开,待吉原枯了的樱花树盛开之时,就是各位解放之日。
如今吉原樱花已两三点,而自己却是刚步入这牢笼。

门拉开的声音拉回江澄的情绪。转眼,见得妈妈难为的神色,不大自然的跪坐下,欠身至谢。江澄奇怪,直至客人进来。

蓝氏双璧。

江澄激动,立刻站起来,瞪着他俩。这一下倒是回到了当初那个江澄。
蓝曦臣看他如此激动,想上前安慰,却突然瞧见地上妈妈准备的东西,突然理解了他防备的原因。
蓝忘机回身关上门,再回到兄长身边。两人同看着江澄,江澄看着他俩。时间似乎就此停止。

窗外风突然大了,零星的樱花被吹下,有几瓣摇曳着进了屋。月光与烛光照耀着江澄,紫裙上的金线闪着光芒,刺痛了双璧的双眼,眼尾的殷红妖艳着上挑,弄昏了双璧的脑子。
若不是眼神依旧,谁敢认如此妖孽为江澄。



看他这样子,心中难免动情,又实在心疼。想到他后来会被别的人压在身下,会与别人调情,心就一抽一抽的疼,疼到不能呼吸。
可能是这份痛苦作祟,两人买下了江澄的一夜。

“阿澄……”两声齐起,叫得江澄一激灵,如何也想不到他的今夜竟是他俩。
想想也是好的,至少——心甘情愿——交付出自己的身体。给他俩。

江澄这样想完,就到了小塌上,看着他俩,深呼吸一口气:“来吧。”

月色撩人,佳人难拒,一夜迷离,纵情深欲。

次日醒来,双壁早已没了身影,只是留了两条抹额系在江澄的手腕上。

等你道中。

一张纸条上这么写着。
江澄拿着纸,好像是抱紧了希望。


当代花魁虞桑终是被接走,一袭喜服如灵蝶般钻进了嫁车,那新郎官欢喜的接走了心中的爱人。
何其幸运,有如此一位不论她身子如何,不思她身份如何,仅仅望向余生,求得共同管理柴米油盐。

那虞桑进了嫁车,掀开帘子,向江澄招了招手,递去了一枚莲花玉簪。

“三毒,道中吧。”

江澄接过那簪子,看着虞桑,她笑得依旧妖媚得好看,只是多了幸福与满足,逃离了这牢笼,自由与爱情,她终于求来了。

那日江澄看着嫁车离去,车的最后,别着两支樱花。

回了房,江澄把这枚簪子放入一个匣子内,里面还有两条抹额。

时光依旧,客人不绝。传言三毒美得动魄,不敢忘怀,他一勾眼,心便是洪荒泛滥。

“三毒!三毒!当上花魁吧。”妈妈在一旁劝着,江澄洗着烟斗,望向自己藏匿匣子的地方,摇摇头。
“花魁道中,只是怕这花魁跑了而已,不过两个牢笼来回折腾。”
妈妈不放弃,依旧在一旁说:“三毒!这……没几天就要道中了,大家都知道你了,叫着喊着看你道中。你说这再让别人顶替,这不是让客人骂吗?”

他们要想看就随他们自己想去,这花魁,他江澄不当!

不愿再听妈妈唠叨,起身离去。回了房,之前帮忙照顾虞桑,现在过来照顾自己的小童问:“为什么不去当花魁呢?三毒前辈这么好看。”

花魁?那被华丽与爱欲包裹起来的卑微牢笼?当了花魁又如何?道中了又怎样?道中的终点不过是无尽的黑暗。

多想,道中最后,到的是家。

晚间,江澄点一烛火,烛光下看匣子当中玉簪与抹额熠熠的闪着光,匣子最底下压着的字条——

等你道中。

若我道中,你们能否来找我?哪怕,只是一眼。

江澄轻轻的戴上莲花玉簪,看着镜中的自己,手轻抚着字条,如同黑暗中寻觅灯塔的水手。

“好,我道中。”


花魁道中,那人不变的一袭紫裙金丝,红莲作纹,群鹤为衬,只是多了红鲤欢悦,云雾缭绕,多了妖媚华美,冷漠无情。莲花玉簪在前面灯光下闪出阳光般的光泽,看他神情高傲,妆容红艳。

一步三起三落,一顿千娇百媚。
一瞥万美千情,一笑无情无泪。

突然看见那蓝白的身影,心中一惊,突然眼泪就要往外冒,若不是高傲顶着,这脸就是要花了。

不是心中不急,不是不想那人,只是碍于人太多再有那人死要面子,双璧只能在一旁等待,等他划着步子,回了原本的楼里,才敢进去急匆匆的点名付钱,未等那人进屋,蓝忘机就先一步过去抱住他。

“晚吟……”

蓝曦臣也赶过去,看自己弟弟抱得紧,没给自己留一点地,只好笑笑,等着他冷静下来,放下江澄,看着江澄一脸懵的可爱模样,再抚上那人的脸亲吻一口。

“我们来接你了。”

传言吉原没有樱花可言,当吉原樱花盛开飘舞之时,便是大家获得自由之时。如今吉原大多的樱花树依旧枯着,不肯开一朵花,放一片叶。只是那天,没当上几天的花魁三毒出嫁,夕阳笼罩着最大的一棵樱树,好像橙色的樱花盛开,逐渐转红,阳光傾撒,美不胜收。

那枚簪子,落到了之前那位小童手里,一位少年跑来撞着了她,惹哭了女孩又不会安慰,只好别别扭扭的说:“你的簪子真好看。”
小童看着他,眼中依旧泪光点点:“这可是花魁送我的,我以后也会当上花魁的!”
小男孩听了笑了:“怎么可能?丑哭包。你若是当上花魁,我就来娶你!”
“谁要你娶!”
“反正你也当不上!”

小童说不过他,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。小男孩一看吓着了,连忙解下身上的铃铛,塞进她手里:“拿着吧。你……你要是真的当上花魁,我……我就循着铃声来找你!”
“说好的。”
“说好了。”
小男孩看着那女孩远去的身影,看见莲花玉簪闪光漂亮,听见铃声叮叮脆耳。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。

第二年樱花盛开的季节,那棵最大的樱树上,小男孩悄悄绑了一朵嫩白的樱花苞。

又满300fo了,实在开心
刚刚还完200fo的点文,还有好多都鸽着
然而,我还是会接受点文的
依旧是下面评论前五名接受点文
可荤可素,不接受be

感谢大家的诸多包容

【湛澄】春风消冰雪

200fo最后一篇【撒花,撒花】
终于是完成了【轻松】私心all澄
 @魔石Dorothy 菇凉你的湛澄!


江澄的脸庞与传言他的性格相差甚远,杏目一瞪,给人的感觉除了愤怒以外,又是觉得好看。只可惜江宗主发火时总是吓人的很,没人记得那脸庞有多好看。

而那张脸有多好看,蓝忘机是知晓的,不光知晓,甚至满目都是他。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江澄就是蓝忘机心中的美。

瞧他细眉杏目,目明类星,唇若桃花,面似菡萏。再看他眉头紧蹙,不怒自威。想着能帮他抚平眉头,求他一笑。

平日当中,蓝忘机无事便展开纸张,碾墨作画。不见梅花点点,杨柳依依,只见紫衣公子,裙摆随风,或挺立山间,望山河锦绣,见月落日升;或坐于舟中,抚莲叶田田,嗅莲香阵阵。大气磅礴,孤独寂冷之外,竟觉爱意绵绵,情谊浓浓。
画的用心,画的也多,堆起也有了直逼膝盖的高度。展开看来,那公子无不眉眼尽展,笑意浅浅,像烦恼除尽,再无枷锁,细思索下,那公子就正是人们口中的三毒圣手——江澄。

有蓝家门徒无意间瞧见了,不信这传言,趁着一次江宗主来访偷偷躲一旁看他。发觉他除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外,无一处不与画面不符,心中暗暗敬佩含光君,竟能透过这神情描摹那人眉目。也悄悄赞叹一句,这江宗主长得果真俏丽。

含光君长的冷俊,众人皆知,而这冰凉的人却藏不住面上的秘密。所以民众间流传一首诗:

琉璃做眸眼,冰雪染眉间。
若求春风显,云梦晚吟颜。

平日当中冷冰冰的一张脸,见了那个皱眉的脸,却意外的成了欣喜的神情,眼光再离不开那人的身影,看那人嬉笑怒骂,举手投足。用心一笔笔在人脸上描绘着。

众人皆知含光君心悦江宗主,却不知江宗主寝室一个角落里,挂了幅字画。

画中那人抱琴而立,嘴角清扬,带出点点笑来。一旁一排俊秀字迹:

求得春风一度消冰雪,许来美人一笑傾我心。

看来含光君并非相思独惆怅,只是两人这般别扭,又是何时才解了意愿走向白头?


一日江澄身旁一侍女,名唤烨昭,一日接待含光君时突觉熟悉。思索一夜无果,第二日侍奉江澄起床时才看见那画像,惊得手一抖,腰部勒的江澄一声叫嚷。连忙道歉,幸亏江宗主并非外界所传那般小气,摆摆手权当她没睡好了。

烨昭也是虎,看宗主没生气,迷迷糊糊还困着,就小声问他:“宗主,画像可是含光君?”
“嗯……”江澄随口就回答了。

这一下就有趣了,烨昭藏不住这种事儿,一下子江家上下就都知道了,一个两个的看含光君跟看儿媳妇一样和蔼可亲。
含光君觉得奇怪,近来几日无事过来见见这人,突然之间这江家人一个两个的是什么意思?

江澄也觉得奇怪,身边的侍女看自己突然就不对劲了。自己表现出来喜欢那人了?感觉身上有一阵恶寒。

江家近几日的气氛怪的很。

江澄终于忍不住了,一日清晨问烨昭:“近来都是怎么了?一个俩的都被夺舍了不成?”
烨昭一愣,忙说:“没没没,只是觉得含光君看你时不大一样。”
“怎么不一样?”

烨昭帮江澄穿好外衣,往后退了一步,轻声说:“若春风一过,消了千里冰雪。”说完便赶忙退下了。

江澄听完,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死丫头啥意思,气得不行,出门就要找她。转身就瞧见那人冲自己走来。只好站稳,收拾表情,问他:“含光君不是今日就回去?行李都打点好了?”
蓝忘机点点头,意识一切都妥。再抬头看着江澄,目光灼灼,吓得江澄立刻想起了烨昭那死丫头的话。不禁心中默骂。

“求得春风一度消冰雪,许来美人一笑傾我心。”

蓝忘机开口,声音清冷,说出让江澄面红耳赤的话来。
江澄一听急了眼,忙问他:“谁与你说的?”
蓝忘机看他着急的模样,没了平日当中的威严,觉得太有趣,又说:“江宗主可否让我进去瞧一眼。”
江澄退一步挡住门口:“不能?”

蓝忘机觉察,大概那些姑娘们说的是真的,今日证实一番,也不辜负这辛劳路程。仗着臂力好,一把就把江澄抱进去了,看着一角落里展开一幅画。
画中那人笑得温和,目色淡若流光。
蓝忘机看着画上的字,心中一阵暖流,感觉多年来的空虚被填满,自己终于完整——原来两情相悦是如此快活。

蓝忘机转身,看着江澄,嘴角轻扬,勾勒出点笑来:

“若求春风显,云梦晚吟颜。

【all澄】告白?告白

200fo第四篇!还有一篇。
写的乱七八糟的不正经。还请多原谅。

 @官方认证-江晚吟 
可以直接翻到最后,有相关人员告白话语。

————

天气正好,阳光刚出来,池子里的花苞上头带了层金纱。

魏无羡趴在莲花坞内一屋的顶上。他夷陵老祖是谁啊,趴的屋顶一定也是个好屋顶——江澄的卧室。
大清晨的趴人屋顶,这可真是欠紫电抽了。
魏无羡可不怕那紫电,自家师弟可爱成那幅模样,怎舍得下狠手打自己?何况今日来寻他是有正事。

到了时间,江澄从房里出来。魏无羡看着了,连忙在房顶上站起来,冲着江澄挥手:“晚吟!”
江澄吓一跳,回头看见房顶上的魏某,骂到:“你不是有毛病?大清晨的干什么你!”被骂了魏无羡也不气,反而更是嘻笑,招呼着人上来,喊着有事情要告诉他,很重要。

很重要你上房顶?

心中接着骂,脚下一蹬一跳的上了房顶,一脸嫌弃的看着他,问: “有什么事情你可是能说了?”
魏无羡一把揽过江澄的肩膀,强迫人跟自己坐下,禁锢人贴着自己:“江澄,就让我们看流云,看太阳,谈谈未来,谈谈人生,谈谈恋爱吧!”魏无羡看着江澄,还是一副笑得欠揍的样子。

“晚吟,我心悦你很久了。”

等魏无羡说完,江澄一下挣开他,“我可去你妈的吧。”说完,皱着眉就下去了。
魏无羡瞅见那红了的双颊一时间心情更是畅快。干脆躺下哼着歌。歌声飘到江澄耳里,江澄赶紧的加快脚步离开这儿。


离开了那个不明觉厉的地方,江澄赶紧进了自己平日处理事物的地方,赶紧处理几件公务才慢慢静下心来。
被工作塞满脑子的江澄没时间去理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。

时间久了,江澄也是撑不住。打了个哈欠,嘴里立马一甜。吓了一跳把嘴里东西呸的吐了出去。
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年还保持着递出糖果的姿势,看到糖被吐出来,面色有些不虞。
“不是,你是怎么进来的!”江澄吓得在椅子上不动弹。
“我可是怕你累,特地送的糖。你居然吐了。”薛洋看着江澄,不免有些生气。
江澄瞪他,“随随便便进出,当我莲花坞是驿站了吗?”虽然知道他是好心,但还是不免的生气。办公务正紧,他这会儿过来怕不是又是一堆乱子。
薛洋再从袋子里再拿出颗糖来,不顾对方生气的脸,一下子又塞进去了。江澄一惊,刚又想吐出去,却看到对方一张你要吐了我跟你没完的脸,只好顺应着他的意思,把糖含嘴里,吃下去。

“你要干什么?直说。”江澄嘴里还含着糖,有点口齿不清,费劲的说出来,就环着胸,交叠着双手问道。
薛洋一看,自己的目的被看出来了,也不生气,一双眼睛一下子亮了,嘴一列,虎牙一露。

“江宗主,我心悦你。不如扔下这莲花坞,与我逍遥,肆意快活。”

江澄愣了?嗯?这个套路好像今早上也遇着来着。
薛洋看他愣住,以为他听进去了,正是要答应。心中一喜,欺身上去,正是要一口吻下去。江澄突然反应过来,一手把人脸拦下。

“诶——我可去你妈的吧。”一下子把人脸推远。没等薛洋再多说什么,赶紧的把人赶出去。公务还未处理完,这些事情还是先放下吧。

薛洋并未出去,依旧是在一旁呆着。看他不吵不闹的,江澄也就随了他去了。

未至日中,还没到吃饭的时候。这会儿门开了,薛洋抬头,嗯了一声:“嗯?你怎么来了。”
江澄闻声抬头,正是金光瑶带着金凌过来了。再看薛洋瞅着金光瑶一脸的不顺心。

“来见见江澄。”回答的简练,没法反驳。说完就扭头笑脸看着江澄,提醒他。“江澄,该吃饭了吧。”
江澄看他笑得眉眼皆弯,后头又跟着自己的侄儿,没什么拒绝的理由。而且自己也的确是累了,也饿了。
没管时间,放下手中的纸笔。起身,决定去吃饭。薛洋见他起身了,也跟着上去。相信江宗主不会因为一个意外的告白就不给人饭吃的。


午饭开始的时候,江宗主果然一个人没赶,全留下了。
薛洋用筷子怼着碗底,不乐意地看着江澄外的其他人。魏无羡虽是不愿,也是顺着江澄来,一句一言的逗着人开心。金光瑶依旧是一张笑脸没变过。金凌端着碗,靠在江澄身边,有点畏惧薛洋不大友好的目光。
江澄对这奇怪的气氛毫无察觉,一边让金陵自己夹菜吃,一边咽米饭。

再看那三人,各怀鬼胎的嚼着菜,一顿饭吃的倒是安静。江澄吃饭吃的急,想着自己桌上一大滩子有的没的,一下子头疼了起来。
同为一家宗主的金光瑶当然知道江澄烦的是啥。给江澄夹口菜的机会,跟江澄嘱咐了几句:“要是累了就歇歇,没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得好。”
说完,就只看着江澄胡乱的点头,心中知晓他又是没当回事。只好放下筷子,看着江澄看得认真,告诉他:

“你若是病了,我会心疼。”

一句话吓得江澄饭都不咽了,嘴里满是饭菜的看着金光瑶。旁边鬼道二人也是着急,赶紧的跟着说。
“阿澄生病了谁会不心疼?”
“我也是会心疼啊。”

江澄愣着,觉着今天可真不是日子,怪的很。嚼嚼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心里默念着:我可去他们妈的吧,今天也是不对劲。
金凌看着场景,也赶紧开口:“嗯嗯对!舅舅病了,谁都会担心的。”
江澄放下吃完饭菜的碗筷,道了声知道了,就回去接着干活去了。


或许是一顿饭过后也有了精神,或许是被那群人一吓机灵了,下午公务处理地顺利。看阳光还好,想着逛逛。

希望今日的怪事能结束了。

刚想完,就看见蓝氏双壁站在莲花池边,衣袂飘飘。
江澄眉头一皱,发觉事情并不简单。但也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去。蓝忘机首先看见他,开口小声叫他,声音不大,江澄没大听清。只把蓝曦臣叫得回头了。

你知道被蓝氏双壁注视的感觉吗?
江澄知道。
这不太对,他很害怕。

看着蓝氏双壁冲着自己走来,江澄一下停住了脚步,等到他俩离自己还有五步的时候,连忙叫了停:
“停停停!有啥话直接说。”

蓝曦臣笑笑,蓝忘机看着江澄没有表情。两人同时开口:“晚吟,我心悦你。”

见怪不怪。江澄一脸淡定的听他们说完。叹了口气,看着不知不觉间聚过来的这群人,自己被围在中央,居然产生一种被围攻的寒意。

“阿澄……”
“江宗主……”
“晚吟……”
“江澄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舅舅?”金凌感觉这里不太适合自己。

江澄叹口气,说:“我可去你们妈的吧,闹半天倒底是要干嘛?一个两个的不正经。”
另外几人看着江澄,看得江澄有点无所适从。再叹口气:“算了算了。你们如何都好,别乱了江家就好。”

没办法谁让他就是这般的迟钝。满心满腹都是江家,看着他这般劳累心里当然是难受得很。想关心他,但总被他那张冷脸吓得不行。虽然知道他脆弱的很,但又想着照顾他的骄傲。
不知如何是好。

江澄正要回身离去,蓝曦臣一把上去抓住他手腕。蓝家臂力是祖传的,江澄一句卧!槽骂出来,回头就瞪他。
蓝曦臣也着急,没来得及道歉,上去就问他:“江澄,你真就不知晓我们的心思?”一着急,手抓的更紧,江澄喊着疼疼疼把手拔出来。再回问他:“什么心思?做我江家第一夫人?”

那几人皆一愣,魏无羡先反应过来,赶紧点头:“对对对,就是那夫人。”上去抱着江澄,“你开窍了?好师弟。”

“我可去你妈的开窍吧。”江澄揉着手腕,“是今天你们不够得瑟,还是我江澄眼瞎。”几人听了后笑了,觉他可爱的戳心,想把魏无羡扒拉开换上自己在哪里抱住他。

江澄挣脱开身子,看着面前几位,无奈叹口气说:“你们这样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们江家没有一夫多妻的传统。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什么意思?追妻路漫漫?看着江澄离去的身影,几人有点懵。他这是同意告白了?还是如何?

或许竞争从这里开始。

——

魏无羡:

我不知如何弥补曾经的错误,更不知我在你心中还是否有分量。
你好,你太好了,你好到我在你面前显得卑微,好到什么事情我都不想让你做。你只需在那里做你的江澄。
太阳太耀眼,流云在一边不敢靠近,一次接触过后就赶紧离开。不是流云遮住了太阳的光,而是太阳太美,流云不想让别人瞧见。
晚吟也好,江宗主也好,你都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,都是我的师弟。

——

薛洋:

我不知道你曾经历过什么,我只想着你的未来。我曾经想要毁掉这个世界后来瞧见了你。你是救赎,更是光芒。
不知道如何形容我这份心情,但我有一句话你一定要听清楚:
江澄,或许你看不得我,或许你我缘分浅薄,但今生见你,我再无遗憾。

——

金光瑶:

你若是病了,我何止是心疼就能糊弄过去。我知道公务繁忙,但身子也不能忘了。那可是我最爱的身子呐。
若是真有一日你病倒了,那可是要了我的命了。知道你还是看重公务,但是依旧是要嘱咐一句:注意身体。


——

蓝曦臣:

江澄,我可能唤你阿澄。
我不知你到底想我如何,但是我想你知晓,最近我的梦中都是你,梦里你笑得好看,身姿绰华。每日醒来都成了考验。
我是真的心悦你,见了你,我便心神荡漾,只觉神清气爽。没了你,我只觉无趣无聊,放任思绪流淌,只看见满脑都是你。
阿澄,你可知道我心悦你?

——

蓝忘机:

初见你,你还是翩翩少年,再见你,已成长为宗主。
未能参与你成长,后悔万分,望君子如莲,遗世独立,实觉心疼。只愿加入卿余生,护卿一世。

——

金凌:

舅舅——我爱你——最喜欢你了——

【all澄】醉酒的时候

200fo第三篇!!!!!
@敷完面膜再怼你 宝贝儿的all澄醉酒。只写了曦澄,羡澄,湛澄。实在是有点编不动了【捂脸】
还请不要在意。

ooc预警
醉酒预警
逻辑混乱预警
短小,文笔渣预警


——

曦澄场合:
——

时值夏日,唯有晚风还算得上清凉。

难得有了兴致,江澄自己拿了壶酒,一个人跑到莲花池的亭子里喝酒去了。

一人独酌总是容易醉,待到半醉的时候江澄开始埋怨自己,白瞎了这半刻清闲,没了清醒的脑子享受这莲池了,随后又想到,难得的无事,倒不如一醉了之,省的提着个清醒的脑子又去想一堆有的没的。
想过后,江澄也就放下了身段,瘫在石桌上一杯一杯的灌,不再品味酒的香甜,只寄托于醉意的快乐。

酒不过只是一日无聊上街见到的果酒,想着不会怎么醉人,就买了几壶,却尝出这酒甜的上瘾,就又多买了些。虽是果子酿的,不大醉人,但是这空腹喝酒一杯杯下肚,难免头脑不清醒的快些。

一壶空过,江澄已是醉的不想去管那点理智了。起身,想去乘舟到池子的正中央里头坐着。坐着干嘛?一个醉人管那么多干嘛。

正上了小舟,往后一瞥,瞧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人冲自己笑得温柔。
一下子,江澄被这一笑弄得有点醒酒。随即酒意还是占据了上风。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大脑下意识的驱动身体回应。

月下,那紫衣的公子在池中,随着晚风吹起的涟漪一上一下的摆动。平时怒眉冷眼的脸庞此时正笑得开心。眼中的点点水光闪着月光,直直反射进蓝曦臣的心里头。呼吸一滞,心再难平静。

上前一步把人拉住,问他:“这么晚,阿澄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做什么?他哪知道。此时他也没了那么多理由,只剩下想靠近人胸膛的欲望。紧接着身子就答应了欲望的鼓舞。
蓝曦臣一个慌乱,忙把软在自己胸前的人一把扶稳。才闻到一股子的酒香味。

无奈摇摇头。抱起软着的人,往回走去。江澄在人怀里看着路面,看了半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进池子的路。

“诶诶诶!回去啊。”江澄直起腰来,挣扎着下了蓝曦臣的怀里。撑着发软的脚往回走。
“晚了,阿澄。回去了。”蓝曦臣软着语调哄着他。
江澄已经是快踏上小舟了,回头看蓝曦臣。月光未变,只是那人的脸庞成了副委屈的孩童模样。

可别是要哭了。

蓝曦臣有点无奈,却不得不在这可爱的脸庞之下的服了软。陪着他上了小舟。划着桨,悠悠的到了池中央,停了小舟。

池中央月光照着水粼粼如星辰般,一时间,莲花也上了天。晚风清凉,清醒了蓝曦臣一吻定情的意愿,却吹不醒江澄混沌的脑子。
蓝曦臣坐在一端,江澄再另一端。没有多余的言语,只是目光碰触在一起出了些爱意。

随后江澄起身,小舟摇晃下,蓝曦臣慌忙稳住身形,抬头,又见那人在月下看着自己的样子。月光闪耀在他的发梢,丝绸般的发丝被晚饭吹起,轻轻在他面前飘扬。眼中除了笑意还有个蓝曦臣。

心再被那杏目水眸激的狂跳起来,一下一下撞的胸口直疼。

这撩人的月光,这闹事的酒水,这可爱的人儿。

蓝曦臣再不忍耐,起身把人抱起吻了上去。

两人刚吻上,小舟就不稳开始摇晃。没晃几下,翻船了。两人双双落水,蓝曦臣赶忙的抱紧江澄,带着人出了水面。
水是凉人的,晚风一吹更是冻的慌。江澄这才清醒了。
清醒过来,不顾手脚还软,忙是要离开蓝曦臣的怀里。蓝曦臣不依,不撒手,再把语气软下来,哄着:“阿澄乖,等一会儿上了岸再闹。”这般的求人,江澄也没了脾气,安安稳稳的等上了岸。

上了岸,就见江澄赶紧挣扎开,红着耳尖,瞪眼蓝曦臣,撑着发软的身子赶忙进屋。

蓝曦臣跟在江澄离去的后面,同进了屋,笑吟吟的关了门。

月下多趣,床上多欲。


——


羡澄场合:
——

江澄坐在桌几前,看着面前那个一个劲捣鼓酒的人满脸的不乐意。

魏无羡给两人斟上酒,推了一杯过去。酒是姑苏的天子笑,浓烈酒气带来的还有当年少时的回忆。
当年两人正意气风发,翻墙偷酒,一人抱一酒坛子就一个劲的跑,闹得云深不知处那个鸡飞狗跳。

后来的事情,把当年有趣的少年已经改得面目全非。

酒香依旧,故人已变。

江澄把过一杯酒水,低头望那酒液在杯中闪烁。抬头看魏无羡已经是打算痛饮的干了一杯,少年时那股不服气就上来了。跟着干了一杯。
魏无羡见他开始较劲,觉得好像当年欢乐还在,就顺着他的意思跟着比。

喝到不大清醒的时候,两人终于是回到了当年的欢乐。
江澄抱着一个酒坛子,杯子都不用了直接就往里灌,一大口下去,叫嚷着让魏无羡也喝。
魏无羡也一样抱着个酒坛子,听到江澄的叫嚣,站起来,卷了卷袖口,举起酒坛子也开始灌。
可喝的多了,脑子难免不好使,这灌就灌了,喝了没两口,手一滑,酒坛子里头的酒液飘出来,魏无羡手脚打滑的接着了坛子,嘴里咿呀诶呀的叫唤,接着了再起来,坛子里酒液已经洒的只剩个底儿了,其他的都在魏无羡身上了。

这滑稽场景逗笑了两人。江澄忍不住,瘫在椅子上开始笑。魏无羡看他笑得开心,愣了一下,把接着的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放,扑过去把人怀里的坛子抢出来往桌子上一放。再压上那人,跟着他笑。
江澄推搡着,嘴里不清的说:“起,起来……都是酒……”
魏无羡接着抱他不撒手,笑得更是开心。江澄推不开他,也就任他随便抱了。两人就这样萦绕着酒气的笑作一团。

魏无羡抱着他, 轻声一句:“晚吟——”

“我心悦你已久了。”

酒麻醉着脑子,说完这句话魏无羡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,只觉得多年的积存终于是清理干净了。
却不料腰被搂住,耳边响起一句话来:

“我也心悦你啊。”

一瞬间魏无羡酒都要醒了,但是天子笑的威力不可小觑,脑子还是钝钝的晕乎。魏无羡抬起上半身,看身下的人,看他笑得好看,面色酡红,眼中氤氲。
再不忍耐心里的欲望。对上江澄的唇就吻了下去。

这次可没打滑。

江澄双唇柔软,勾起魏无羡更多的想法。忍不住,忍不住想要更多。被吻的人这么可爱,他只想把他抱在怀里,好好疼爱。
魏无羡这么想着,摇摇晃晃把人抱起来,踉踉跄跄的进了房。至于进了房的两人做了些什么,大概那些未喝完的酒液里会有吧。


——


湛澄场合:
——

果然一杯倒,名不虚传。
江澄举着还没喝的酒杯看着面前睡着的蓝忘机。

听说蓝忘机醉后特吓人,一会儿江澄估计就能知道了。
蓝忘机腾一下坐起来,真的吓了江澄一跳。江澄站起来一副防备的样子,生怕那个醉了酒的人做出什么来。

蓝忘机醉后眼中多了些水汽,平日的冰冷此刻被折射的显出来不少温柔。
江澄被这双眼看得呆住,不知道下一步做些什么。只能站在原地不动弹。
而蓝忘机只是坐着,一动不动的看着江澄。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只是目光太灼人,看得江澄浑身不自在。蓝忘机觉着不舒服,伸手摘了自己的抹额,随便往床边一扔。

抹额掉在地上悄无声息,此时也没人在意。蓝忘机依旧看着江澄,江澄回看着蓝忘机,两人之间形成了尴尬的气氛。

最先开口的是蓝忘机:

“晚吟……”

这一声晚吟叫的江澄一颤,千想万想怎么也想不到蓝忘机这冰块叫自己晚吟。江澄有点害怕,强端起个架子来问他:“干什么?”
“要抱。”仗着自己醉了,肆意的向江澄提出要求。
酒的催发下,眼前的人激起的自己所有被压抑的欲望。想抱着他,抱在怀里,亲吻他,将他压在身下。脑海当中不停的肖想着他衣内的模样,想着他在床上的风姿。
无奈醉酒,身上没有太多的力气付诸行动。

江澄听着那句要求,瞪大眼睛,惊讶的神情再隐藏不住。对方琉璃般的眼眸看着自己,完全无法抗拒的请求。
江澄无奈,叹口气,说着只准这一次走过去抱住他。

抱着后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只好等着对方反应,一边红着脸一边心里头默念着他赶紧有动作。
对方答应了自己还抱住了自己,蓝忘机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等脑子反应过来,双手已经搂上了对方的腰。

果然,晚吟很温柔。

蓝忘机这么想着,把自己的下巴搭在了江澄的肩膀上。仗着醉意还强,仗着江澄心软,本着欲望,抛下了理智。

抹额在地上瘫着,两人在床上相对着。

江澄没多挣扎被蓝忘机压住的事情,抬头看那醉酒的人,觉他醉酒有趣的很,心中一软,就任他去了。
虽然隐隐知晓他接下来即将面对什么。想着反正那人是醉酒,醒了后一概不知,咬牙,凑上前去亲一口。

蓝忘机经验为零,乍一被亲只能愣愣的呆着。
其实亲吻的并不深刻,江澄只是单纯的吮吸对方的唇瓣,其余的,江澄一下都不敢去做。

待双唇分开,蓝忘机也不知道做什么。江澄看他这样子不禁烦躁,挣扎起来就要出去。刚从床上站起来,衣衫还不整,就被醉了的又捞回床上。
蓝家臂力是出了名的厉害。被蓝家人抱住基本就别想挣脱,没办法,只好乖乖的被人抱住。

蓝忘机抱着江澄,轻问他的味道,说:“时间晚了。”

江澄不明白。看对方松开自己脱下外衣,知道对方是要睡觉,说:“既然你要睡了,那我也不便打扰,我回去了。”
刚打开门,就感觉自己一阵腾空,又回到了床上。江澄转头看到那人的脸庞挨得极近,又发觉腰上又被人抱住。这才明了,他是要留自己下来。

江澄没打算留下来,一家宗主,是别人想留就留的吗?况且第二日他又没了记忆,又要找麻烦怎么办。
“你把我放开!我要回去,你自己抱着被子睡。”

这么一听,蓝忘机急了,抱着人的力道又重些,不管对方拍打着说自己要不能呼吸了,靠着对方的后背,轻声一句:
“晚吟……陪我。”

这声晚吟听起来可是委屈的很。没法,江澄又是心软。只好随便对方抱着自己,一边说着自己不会走,一边劝对方松开些。
蓝忘机听到对方的保证,才稍微松开些,而双臂还是环着对方不松开。江澄无奈,别扭的蹭下自己的外衣随便往床外一扔。顺着对方的意思,在蓝忘机怀里闭上眼。

蓝忘机醉酒,睡下的快。没一会儿,江澄就觉得后颈喷洒的热气逐渐平稳。本打算离开,却突然贪恋这怀抱。

罢罢罢,就荒唐一回好了。

这么想着,江澄放松了身子,安稳的在人怀里睡下。

窗外月色正朦胧,床上相拥的两人睡得正香,不知是不是梦境相合,梦着了对方,不然为何两人嘴角有着笑意。

至于第二日,就第二日再说吧。

强行曦澄

私心all澄

猫耳最棒!
想日猫澄
咪呜咪呜叫的那种
换纸首试,手残死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