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嘿,小家伙。【三日鸣】一


这是一篇没有脑子的文
凑活凑活看呗( •̅_•̅ )
三日月宗近×鸣狐
三日月宗近×鸣狐
三日月宗近×鸣狐
重要事情说三遍
此篇只有这两人出场
人鱼梗
祝愉快
若是拆了cp,还请不要打骂



三日月宗近是个渔民。生活在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海边,没有几个人的小村子里。



每天出出海,打打鱼。日子过的清闲自在。



一日,三日月宗近坐上小渔船,跟着海浪一荡一荡的往海中走。

打渔是不着急的,这个地方没有多少人,也没有什么游客往来。每天不需要思考自己到底是需要多少的钱财,能拽上两三条小鱼上来就够了。

着急的是水中的精灵。



三日月宗近曾看到过一个小家伙,在海里的小家伙。



第一次见到他,可是吓了一跳,冲着那个白色的头就过去了,然后看到那个白色的头转过来,没等三日月宗近看清,印象里只有一双鎏金。就连忙的沉入海中,在三日月打算下水救人之前甩出一段鱼尾吧,激起几滴海水,全洒在了三日月宗近的衣服上。

然后就游远了,在海面上划出一条水线,只留三日月宗近一个人愣愣的看着那条线划远。直到看不见了,才缓过神来,划着船回去了。

后来三日月宗近回去,问了村里的老人,才知道,自己遇到了人鱼。



一个美丽到不真实的存在。

传言它们有美丽的歌喉,却不愿日日开嗓,唯有顺了信,才开口唱歌。又传言它们可以呼风唤雨,指挥海中的所有生物。

他们是受了海神的眷顾与诅咒,在海洋中来去自如,却在陆地上寸步难行。



三日月宗近就这么,上了心。



第二日,三日月宗近划着自己的小船又去了海里。张望着,想要再看到那个白色的脑袋。却除了一上一下的波浪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
三日月宗近笑笑摇摇头,“想什么呢,那种美丽的东西。”转身打算撒下网去,弄几条鱼上来,解决一下几天的口粮。

三日月宗近正整理好渔网,打算撒下。感到身后有人在注视他,疑惑的回身望去,却除了海浪又什么都没有。

三日月宗近摇摇头,“人老了啊。”这样子的幽默着自己。紧接着,那个被注视的感觉又回来了,三日月宗近再回头,还是什么没有。海面风平浪静的。



三日月宗近再转身,又急忙的一个回头:“哈!”



然后就吓着了一个小家伙。



小家伙露着个脑袋,浮在水面上,眼睛被吓得睁的有些大,白色的发丝还在往下滴水。一双金色的眼睛,证明了他就是昨天的那个小家伙。

三日月宗近有些好笑的看着它那副被吓着的人鱼,笑着向他招招手,“过来啊,小家伙。”小家伙像是听得懂,慢慢的靠近,在离那小船还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停下,睁着个眼睛,看着三日月宗近。

三日月宗近在船里慢慢蹲下,伸长了手臂:“来,小家伙,让我看看你。”人鱼闻言,再靠近一些,三日月宗近悄悄的往前伸着手臂,等到三日月宗近终于是碰到那孩子的头发的时候,人鱼却受了惊,一转身就潜回海里,在远的地方冒出半个脑袋,安静的看着他。

三日月宗近只好是笑笑,收回了手。在船上轻笑着回看对方。



海浪一起一伏,小船也跟着一起一伏,船上的人也一起一伏,只有海里的人鱼不随着海浪移动,不管波浪是否超过了眼睛,它都不动弹,只是静静的注视着。

终于,三日月宗近有些撑不住了,站起身来打算撑船回去,弯腰拿起船桨正回身要道别,却看不到身影。



“明天我再来哦。”



这样道了别,三日月宗近撑着船回去了。

评论(8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