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湛澄】春风消冰雪

200fo最后一篇【撒花,撒花】
终于是完成了【轻松】私心all澄
 @魔石Dorothy 菇凉你的湛澄!


江澄的脸庞与传言他的性格相差甚远,杏目一瞪,给人的感觉除了愤怒以外,又是觉得好看。只可惜江宗主发火时总是吓人的很,没人记得那脸庞有多好看。

而那张脸有多好看,蓝忘机是知晓的,不光知晓,甚至满目都是他。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江澄就是蓝忘机心中的美。

瞧他细眉杏目,目明类星,唇若桃花,面似菡萏。再看他眉头紧蹙,不怒自威。想着能帮他抚平眉头,求他一笑。

平日当中,蓝忘机无事便展开纸张,碾墨作画。不见梅花点点,杨柳依依,只见紫衣公子,裙摆随风,或挺立山间,望山河锦绣,见月落日升;或坐于舟中,抚莲叶田田,嗅莲香阵阵。大气磅礴,孤独寂冷之外,竟觉爱意绵绵,情谊浓浓。
画的用心,画的也多,堆起也有了直逼膝盖的高度。展开看来,那公子无不眉眼尽展,笑意浅浅,像烦恼除尽,再无枷锁,细思索下,那公子就正是人们口中的三毒圣手——江澄。

有蓝家门徒无意间瞧见了,不信这传言,趁着一次江宗主来访偷偷躲一旁看他。发觉他除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外,无一处不与画面不符,心中暗暗敬佩含光君,竟能透过这神情描摹那人眉目。也悄悄赞叹一句,这江宗主长得果真俏丽。

含光君长的冷俊,众人皆知,而这冰凉的人却藏不住面上的秘密。所以民众间流传一首诗:

琉璃做眸眼,冰雪染眉间。
若求春风显,云梦晚吟颜。

平日当中冷冰冰的一张脸,见了那个皱眉的脸,却意外的成了欣喜的神情,眼光再离不开那人的身影,看那人嬉笑怒骂,举手投足。用心一笔笔在人脸上描绘着。

众人皆知含光君心悦江宗主,却不知江宗主寝室一个角落里,挂了幅字画。

画中那人抱琴而立,嘴角清扬,带出点点笑来。一旁一排俊秀字迹:

求得春风一度消冰雪,许来美人一笑傾我心。

看来含光君并非相思独惆怅,只是两人这般别扭,又是何时才解了意愿走向白头?


一日江澄身旁一侍女,名唤烨昭,一日接待含光君时突觉熟悉。思索一夜无果,第二日侍奉江澄起床时才看见那画像,惊得手一抖,腰部勒的江澄一声叫嚷。连忙道歉,幸亏江宗主并非外界所传那般小气,摆摆手权当她没睡好了。

烨昭也是虎,看宗主没生气,迷迷糊糊还困着,就小声问他:“宗主,画像可是含光君?”
“嗯……”江澄随口就回答了。

这一下就有趣了,烨昭藏不住这种事儿,一下子江家上下就都知道了,一个两个的看含光君跟看儿媳妇一样和蔼可亲。
含光君觉得奇怪,近来几日无事过来见见这人,突然之间这江家人一个两个的是什么意思?

江澄也觉得奇怪,身边的侍女看自己突然就不对劲了。自己表现出来喜欢那人了?感觉身上有一阵恶寒。

江家近几日的气氛怪的很。

江澄终于忍不住了,一日清晨问烨昭:“近来都是怎么了?一个俩的都被夺舍了不成?”
烨昭一愣,忙说:“没没没,只是觉得含光君看你时不大一样。”
“怎么不一样?”

烨昭帮江澄穿好外衣,往后退了一步,轻声说:“若春风一过,消了千里冰雪。”说完便赶忙退下了。

江澄听完,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死丫头啥意思,气得不行,出门就要找她。转身就瞧见那人冲自己走来。只好站稳,收拾表情,问他:“含光君不是今日就回去?行李都打点好了?”
蓝忘机点点头,意识一切都妥。再抬头看着江澄,目光灼灼,吓得江澄立刻想起了烨昭那死丫头的话。不禁心中默骂。

“求得春风一度消冰雪,许来美人一笑傾我心。”

蓝忘机开口,声音清冷,说出让江澄面红耳赤的话来。
江澄一听急了眼,忙问他:“谁与你说的?”
蓝忘机看他着急的模样,没了平日当中的威严,觉得太有趣,又说:“江宗主可否让我进去瞧一眼。”
江澄退一步挡住门口:“不能?”

蓝忘机觉察,大概那些姑娘们说的是真的,今日证实一番,也不辜负这辛劳路程。仗着臂力好,一把就把江澄抱进去了,看着一角落里展开一幅画。
画中那人笑得温和,目色淡若流光。
蓝忘机看着画上的字,心中一阵暖流,感觉多年来的空虚被填满,自己终于完整——原来两情相悦是如此快活。

蓝忘机转身,看着江澄,嘴角轻扬,勾勒出点笑来:

“若求春风显,云梦晚吟颜。

评论(13)

热度(2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