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江澄】 一点小感想

只有500+,只是看完了《浩然剑》后对江澄的一些看法,激情抒情,毫无逻辑
有曦澄成分,私心打个曦澄tag

粗糙无比,还请见谅

不过何琛x江澄这对儿可以诶……有人一起吗?【小声bb】

两个江澄,我都很喜欢,没什么谁对谁错,我爱的仅是江澄而已。

接下来,请看





白衣男子挺坐在白马上,一副肃杀气息震了八方竹叶无甚颤抖。身后一位较年长的人陪着他,共看这竹林深处,万籁俱寂。
“江澄,”何琛在一旁先开了口,“你可知道,另外一个江澄?”
江澄不语,眉尾轻挑,一副高傲懒得知晓的模样。何琛一瞧,闭了口,等着这位平静了自会开口。

“我当然知晓,”开口还是一股子冷漠,“号了个女气的字,当了什么宗主。虽说跟我性子相同,却是跪下道歉,泪流满面。哼,倒是像我?”
语气倒是一如平稳,但毫无包容之意,排斥,看不得。

何琛笑笑,令马走到江澄身旁。 “不知何时,江统领也能如江宗主一般,服次软呢?”

江澄听后撇眼何琛,“服软?” 说完,扬鞭催马,马一声长嘶,快速奔跑起来,带起团团雪雾,到了远处一片空地,才停下。

阳光照耀着白衣男子的身上,反着金光,此刻的男子没了俗尘的风气,恍若仙人,宛若神氏。再回头看何琛。

一看那身姿,何琛便明了。

骄傲一世,孤高一生,何来服软一问。不思江澄,唯念此生,做一傲雪孤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莲花坞内,江澄独酌月下,莲香阵阵,比酒醉人。
“晚吟可想了解那江统领?”蓝曦臣不回那云深不知处,反倒来这边照顾受了委屈的江澄。

江澄呷口温酒,觉酒顺着食道暖了整个身子,轻轻笑道:“那江统领只得嫌我丢人,冲着个鬼道道歉。”

“怎么会,晚吟又不是没得理由。况且那化丹的痛,他又不得知,怎能嫌你丢人?”
放下酒杯,江澄看头看眼蓝曦臣,扭头湖边,感受阵阵水风,清凉醒人,没了刚喝了酒的混沌,再抬头望天,似乎能透过星辰望见那位江统领。

“哼。”三毒出鞘,反着盈盈月光,饶了丝丝莲香,透着杀气,显着愤怒。


何言求饶即低微,无奈他人思虑绯
不管他人何所言,傲骨如初不得萎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同是江澄,同样高傲。何来谁是谁非?

评论(26)

热度(1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