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曦澄主】粉墨登场

还是离不开这美好的人啊

此篇为曦澄主
会有all澄成分
会有all澄成分
会有all澄成分
私心打个all澄tag

只是一个公子涣追媳妇的故事

文笔不好,还请见谅。


一.初见



云梦街上,几人衣着打扮抓人眼球,一袭白衣带青,蓝纹抹额系头上,衣袂飘飘,抹额飞舞,个个不似凡人宛若仙人。

“诶呦——这不姑苏蓝氏的人吗?大驾我们云梦来可是游玩?来来来,快进来坐坐。” 旁边一家店铺的店小二连忙招呼。
听着这称呼,旁边的人从最初的侧目成了直接注视。

诶,活的,蓝家人。

为首的一位微微摆手,说:“不了,这来云梦有事情来办,游玩还是省了吧。”

“诶呦,这来云梦了,玩不了,那可真是可惜了了,” 店小二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浑身的力气表达着可惜。“得了,玩不了。诶,但是这莲花坞你可一定得去去。哪有来了云梦不去莲花坞的!”
小二一挺腰,指着一方向,望过去是一个看不真切的屋顶,大抵是就是莲花坞了。

那人微微欠身,“蓝某知道了,这莲花坞的确是出了名,胜名在姑苏也传了遍。事情做完了,定会去莲花坞一瞧。”

“去莲花坞也得找个好时辰去!到了申时,莲花坞里头那个可漂亮的才出来唱。”
“诶呦,那人,好看是好看,可心气儿太高了,唱完戏若是不高兴,啪的一甩袖子转身就走,若是高兴——”
“不甩袖子转身就走!”

“但是去哪莲花坞,没听过那儿的戏,可真的是跟没去过一样。”


回到客栈,蓝曦臣说了今日在街上听着的话,想着,若是这次事情不紧,便往莲花坞那边瞧瞧去。
“这次赶来事情不大,若是想玩也可以,不必太过拘束。” 蓝启仁开口,暂时放松了蓝氏的规矩。
能够游玩真是太好了。



莲花坞内,正巧赶上热闹时候,正是戏刚开始。
这可赶得巧。
蓝曦臣心里头想着——正好是赶上唱戏了。

旁边一公子爷看着蓝曦臣了,开口唠到:“诶,这位公子,今儿个出来玩儿?”
蓝曦臣一愣,没想着这云梦这么好客,一陌人都能唠起来,随后就微笑着说:“是了,今天是第一次进这莲花坞。”
“哟,第一次!诶,那您可撞了大运了!就今儿个,就一会儿,那三毒圣手就出来唱来啦!” 公子爷神色夸张,甩搭着袖子,夸着蓝曦臣运气好。
“三毒圣手?”
“您这儿不是云梦的吧,诶我可跟您讲,这三毒圣手唱戏可是我们云梦一绝啊!这莲花坞就是他家的,他爸,江枫眠,他妈,虞夫人就是这儿的老板跟老板娘!” 压低了声,好似一副生怕别人也知道的样子。
“诶对!” 可旁边另一位男子还是听着了,在一旁帮着介绍,“而且啊,这三毒圣手不光唱戏好,舞剑舞得还好!那句话咋说来着……美……美……”
“美手如玉舞银花,恰似银河下了花!”
“对对对,就这句!不知道您今个赶不赶得上,这要赶上了,您可真是好运哪!”

蓝曦臣一边谢着,一边品茶。思量着,这三毒圣手到底是能否出来,什么样的身段。也开始期待那舞剑了。
嗯,茶是好茶。

没一会儿,下面的戏台子拉上了帘幕,下面的伴奏跟着活动一下,拉开帷幕,便看见那一浓妆艳抹的人儿,踏着步子走到台中来,顿了顿身形,瞧眼大家,开口唱:

怎晓那公子早已知我意
却讲我万般耍玩
方才离
转身却又寻了其他女子
怎可知他是这般二三
就让我

正拉着最后一个字的长音,把大家的眼睛都吸引到自己的气息上来。一口气唱完,深吸一口气,却没像之前那样接着唱下去,反而是一句念白:

离了他这一辈子!

掷地有声的一句,尽是比之前的唱腔多了几分力道,把那女子气愤的意愿表露了出来。

蓝曦臣看着台上的戏子,眼中带着情,唱罢又是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,不禁得一片伤心。
旁边的人们叫着好,求着再来一段。

而台上的人望着台下的人,碰巧是瞅见了蓝曦臣,两人一对视,没多久,台上那戏子一下就把头扭开了。

这倒像是我给了他多大委屈一般了。

蓝曦臣再呷口茶水,看着台上的人。

嗯,人也是好人。

评论(12)
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