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曦澄主】粉墨登场

此篇为曦澄主,有all澄成分,私心打个all澄tag

[1]

羡澄线终于出来了【鼓掌鼓掌】





二.听戏

台上那人正是一副气不过的模样,又一声诶呀,上来一位公子模样的戏子,上来一阵好找,没一会儿发现了那人,赶忙走到女子身边,说道:“这又是那的脾气,怎得一回头,人就没了啊。”
那女子也是厉害,瞪过去一眼,啪的一甩水袖,离了两三步,回道:“我不说,你心自知!”公子着急,又是忙上前去,“你不说,我怎得知晓!”
公子甩了两下水袖,正了正衣冠,开口唱:

我不知佳人此时是何意
不过是一街坊邻里
怎知了惹了佳人不得欢喜
莫再气
气坏身子
不得人意。

唱完,又是几个疾步蹭到了女子身边,怎知那女子又躲了一边,顺着曲调往下唱:

你竟是有几个街坊邻里
只显得你个蜜嘴子
怎能知是惹得我不得欢喜
谁在气
我这身子
你莫在意。

蓝曦臣听了后禁不住的笑出声——感情是男女二人生了小脾气,这公子免不了一顿好哄。抬眼,却又是瞧见了那上面女子的眼眸,红色的眼妆衬得那眸子更是闪亮,这么看来,那些气得愤怒的台词再感来,不过是些语气硬了点的撒娇罢了。

“诶呀呀,何言莫在意,你这身子可是要紧的呀啊!” 那公子一阵慌,抖着袖子露出手来,连忙是要把女子扶坐下。女子坐下后依旧是转着身扭着头,闹别扭的模样。
那公子长长一声叹气,低头摇几下脑袋,抬头看众人,甩开袖又唱道:

我有意娶此女子
可佳人为何总得气

又转身冲着女子带着点哀求的意愿,继续开腔:

恳请佳人看清事理
我于佳人有意已久矣
何来得一个女子断了意
只怕是佳人你——
不愿屈了自己不理我心意

那女子一听急了眼,站起来,摇着水袖,晃出两朵白梅走到台前来,又是干净利落的一收,一手端于胸前,再回道:

那来我不理你意
多少女子寻过你
想来我不过之一
谁信了你语甜蜜。

那女子眼睛往众人那一瞧。顺着场内一绕,一种娇嗔,就入了众人的心。
大约是无意,那戏子的眼又瞧见了蓝曦臣,看见他一副温温和和的笑模样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这眼神,只能是装了无视躲开它。
蓝曦臣看这戏子眼亮眸清,当他是入戏入得深了,才能有这般神态,让人瞧了就想着哄。

这戏大约是唱过几次了,台下有人偷偷的接起了调来,咿咿哼哼的像是给上头那公子支招。

蓝曦臣在下头坐着,端着茶杯忘了往嘴里送。看那公子跟女子来来回回的劝骂。
女子娇嗔可爱,一副无理取闹又万分委屈的模样。公子无可奈何,只能是顺着女子的意思一个劲儿的哄。

可能那公子真的是爱那女子爱得深了,才能容忍女子如此胡闹。

众人是乐得不可开支。这场戏没有什么武打动作,有的也只是简单的几个甩袖翻身,也只有两人对唱,但是热闹的很。大抵是太接近人心中的情结了,喜欢看这出戏的人真的不少,不少人在下面跟着哼哼,手上悄悄的甩着动作。

壶中的茶已凉了,台上的戏也进了尾声。只见那女子跟公子啪的甩了两袖,对着共唱:

不管他人是何意
唯独与卿过此世

唱罢,那女子模样的戏子轻轻扬下水袖,转身下台,只留那公子一人在上面谢幕。

蓝曦臣想着:这果然心气儿高,真是连谢幕都不肯给。
茶已是凉了,只能是下回再来了,蓝曦臣起身往回走。


台后,江澄唱完一出戏正累着,坐靠在椅子上休息。
这会儿魏无羡又凑上来,帮着江澄撕开贴在他太阳穴用来吊着眼睛的俩纸条,听他嘶的一声又赶紧放慢手里的动作,小心的撕扯着。

江澄闭着眼睛,等那阵撕拉的刺痛过去。

等两张纸条都下来后,魏无羡就赶紧的帮着他揉揉那晕着的太阳穴,一边揉一边说:“师妹疼成这样,师兄可是心疼哪!”
刚说完,江澄一睁眼,刷的一抬身子,把自己从魏无羡手里头躲开。 “你再瞎乱叫就烂了你的舌头!”
没了纸条撑着的双眼此刻没了上挑的弧度,还了一双杏眼星眸,又是副生气的模样,脸上的戏妆还未卸,难免显得有些女气。

“好好好!好阿澄,不乱叫了不乱叫了。” 魏无羡连忙说自己不是,又把人扶过来帮忙揉着。

评论(5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