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曦澄主】粉墨登场

有all澄成分,私心打all澄tag,虽然羡澄基本没有还是打个tag……
还是有点懒……这里就只粘贴前文连接了
前文

蓝大跟澄澄见着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三.遇见
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被按了一会就表示不用了,起身甩甩头,挪着椅子到镜子前开始洗下满脸红妆。
“你也赶紧洗了吧,糊脸上混着汗也不嫌磨叽。”
“好,这便洗了。”

洗过后,没了戏台上的身份,台底下就是两位长得风姿绰约的公子。
这会儿是不登台了,几口清嗓的茶水下去,觉得整个胸腔都敞亮了。
“诶!阿澄,今儿台下头有个蓝家人你看见没?” 魏无羡擦着脸上的水珠问着。
“嗯?那个头上系了抹额的那个?”

“对对对,就那个。” 魏无羡把擦脸的布随手一搭,转身就黏上了江澄。江澄看到魏无羡随手扒拉的布巾,随手就把布叠好摆好,再推搡着魏无羡,让他赶紧滚。

“那蓝家的长的倒还挺好。” 江澄把自己跟魏无羡分开后随口说了一句,“他要跟你一样风流成性,真不知道多少姑娘信了他那张脸。”
魏无羡听着这话悄悄舔舔嘴唇,又是一幅嬉皮笑脸的模样,“诶,那这么说阿澄更漂亮啊,我看他就没看我一眼,那眼珠子,就跟着你转。再瞅,就粘你身上了。”

江澄看眼他,没说多的话,换好衣服就往外头走。魏无羡看他往外走也赶紧把自己打理好跟上去。
“诶诶!阿澄等等我!去哪啊?”

“去莲花池里头待会儿。”

——

这会蓝曦臣正打算回去,刚才跟自己说话的俩公子爷又上来了。
“诶——这位小兄弟,你这第一次来莲花坞,就喝个茶,听个戏?”
“这可不大好。”
蓝曦臣不解,看着两人跟讲相声一样的把自己留下,觉得有趣,就又走回来坐下,听两人说话。
不知道是不是是个云梦人就会说学逗唱,唱念做打。

“你知道这莲花坞为啥叫莲花坞不?”
蓝曦臣摇摇头。
“因为这块儿有个莲花池啊!”
蓝曦臣一幅大悟的模样。
“你知道这莲花池在哪不?”
蓝曦臣又摇摇头。
“就搁这后院呢呀!”
蓝曦臣又一幅大悟的模样。
“而且啊,刚才上台那个三毒圣手,特喜欢那莲花池,老有人看着他搁池中那亭子吊嗓子。”
“嗯?”
“这会儿又是不咋晒,去莲花池吹个凉风不也挺好?”

听他们这么一说,蓝曦臣打算动身去一趟这莲花池,起身谢过后,就往后院走去。

——

出了后院的门抬头一看,果真是另一片仙境。前头是热热闹闹的戏台茶馆,后面就是清净美好的人间仙境。
蓝曦臣大喜,顺着这池子走了几步,这池塘也真不小,清清荡荡一大片,池中栽了莲花,这会儿莲花还没到盛开的时候,几多小花苞就叫人瞧了心生欢喜。莲叶跟莲花重叠遮挡着的,正是个亭子。

差不多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吊嗓子的亭子。
亭子四角攥尖,粉粉绿绿的花叶中显这个黑白的小亭子更是素雅。

蓝曦臣顺着池子享着点水汽的清凉,几步路下去,快是到了那亭子,一小段的木桥连接着那亭子,亭子上方写了三个清秀的字迹——戏荷庭。
倒是应了这戏园子跟这莲景。

蓝曦臣进亭子寻了一角坐下,突然想起这亭子是那戏子常来练戏的地方,正想着赶紧离去别扰了那人的兴致——毕竟传言那戏子脾气不大好。

转身,就看见了一抹紫色正立在桥的那边望着自己。

走近后也没见他要让步,正要开口询问是何事,只看着那人竖眉圆目的看着自己。心里不禁一惊,自己这是怎么惹得人不开心了。
刚想道歉,那紫色从自己身边窜了过去,进了那亭子。

这才反应过来,那人就是那心气高的戏子,这么解除来,可真是不大好相处。

摇摇头正想走。没办法,人喜欢这地儿练,肯定是有原因,别把人惹急了。

——

门外若市正欢
不见我良人在其中
寻来觅去终不见
良人那——
你可在那阑珊中

——

蓝曦臣回头,看那人冲着莲花唱得正投入。便停下细听,那人嗓音不尖锐,带了点圆润,柔柔的蹭过心尖,留不下痕迹,只留下了丝丝缕缕的痒意。
这蹭个歌声,想他大概不会介意。

——

苦口荠菜嚼了三九年
圣贤四书读了四七年
千载辛苦皆付之一念
管他万石粟千古名分
这世间无情妄存何难
不如那采菊见了南山

——

那人未察觉身后的目光,声调想着往下压却没压下去,还是之前那圆润的娇嫩声音唱得这番激情愤恨倒是好玩。
蓝曦臣笑了声,那人听着了,转过头来看他
见他还是没走,皱了皱眉头,转过头来接着唱:

你算了哪个东西
惹了这班邻里
还来我这坐有甚意思
倒不如赶紧离了我这红椅
还这红椅一个清白不再气

蓝曦臣听了又是笑笑,这之前的戏文都出来了,赶人的意思是明显的直白了。


评论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