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曦澄主】粉墨登场

all澄有,私心all澄tag
此章蓝忘机出没,私心湛澄

其他排雷好像前文有


前文

四,胡闹

——

蓝曦臣笑着但不离开,依旧是立在哪儿听。没开口打扰也没挪动一步。
江澄看他这样也不好再发脾气,目光放在莲花上不再理会他。

“诶,阿澄!怎么一转身你就没影儿了?幸得我耳朵好听着师妹你唱戏了才寻得这儿来。” 魏无羡走进,见着蓝曦臣了也只是稍欠身行礼,就急忙进了亭子找江澄去了。
江澄看着魏无羡,眼神里都是嫌弃,但是倒没有反对对方在自己身边站定。

江澄扭过头来,接着是一句一句的唱,只是这次多了魏无羡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着。“诶,阿澄,你看咋俩现在像不像‘夫唱妇随’?” 突然魏无羡一句说出来。
蓝曦臣听着了,没忍住笑,嗤的笑出一声来。
江澄还没明白过来:“嗯?啊?” 转身看见蓝曦臣偷偷笑得欢,心中一下反应过来。抬手就是一拳打过去,“滚吧,魏无羡!谁跟你夫唱妇随?自己随去吧!”
魏无羡一躲,再笑着看江澄。 “诶诶,别啊,刚不唱的挺好的吗?”说完随口就唱道:“不见那绿柳如云,不见那花开似锦……”
江澄一听,皱着眉头说:“你又瞎编词儿。” 撇眼看他一下。

蓝曦臣见两人闹得正欢,便觉自己不好打扰,转身离开了这亭子,打道回府。

亭子里的两人还在闹着,一言一语的来回折腾,也不嫌废口水。说的嘴干了,也到了晚饭的时候了,魏无羡一瞅太阳,再看跑来的厨子,“好了好了,吃饭了,快歇歇。就算我错了。”
江澄哼了一声,迈着步子回去吃饭去了。

厨子看着了,觉得好笑,呵呵的笑了两三声问他:“诶,魏无羡,这你跟江澄一天到晚的吵啥呢?还次次都你错了你错了的。”
魏无羡耸耸肩:“那就是我错了呗。” 至于一天到晚的吵着啥,吵的多了,早就记不得了。只记得每次吵闹最后都是自己认错,然后就是他带着傲气的一扭头离开现场的身影。

厨子接着笑。自己看着这两位公子长大,看着他俩跟着自己的肚子一起长大,到现在那两名幼小孩童成了翩翩公子,唱上了戏,登上了台。但是从小吵到大这一点到一天天都没变。

“那你的错还真不少。”

——

待到江家开餐,太阳已是落下一半了。江澄和魏无羡闹不完的别扭在餐桌上也消停不下来。
“诶诶,阿澄这排骨太油了,糊了嗓子就不好了,多吃点藕。” 说着夹走了江澄碗里头的一块满是肉的排骨,又多放了几片莲藕。
江澄生气,又碍于父母在场,不好拍桌子打人,只能是低沉着嗓子:“魏——无——羡——”
虞夫人开口:“阿澄平日里好好用嗓子,这么整万一哪天哑了怎么办。阿羡也是,别老抢你师弟的菜,多大了都。”
江澄趁着魏无羡嬉笑着向虞夫人道歉,赶紧再把排骨抢过来,立马塞嘴里,骨头也不管。使劲一咬硌着牙了,又赶紧捂着嘴也没把排骨吐出来,忍着骨头在嘴里来回的折腾。
魏无羡一瞧忍不住的笑了,“诶呦,师妹,哈哈哈哈哈,我不抢了还不行?别把牙硌掉了。”

江澄瞪他,肉吃完了才把骨头吐出来。冲着魏无羡哼一声接着扒拉碗里的饭。

江枫眠看这餐桌热闹,笑意再忍不住。

一日辛劳,此刻烟消云散。

——

蓝氏晚饭一如既往的平淡,满桌子的白白绿绿倒像了那珍珠翡翠。蓝氏家训严得很,餐桌上只有些许的碗筷碰撞声,无一人说话。
待晚饭快结束时,蓝启仁才开口打破宁静,问:“蓝涣今日去了那莲花坞?哪里如何?”
蓝曦臣回看叔父,笑道:“莲花坞是个好地方。”

一句不那么严肃的话逗笑了蓝启仁。呵呵两声问:“好?怎么好?”

“莲花坞除了喝茶,里头还有个戏台,下午申时说是登上了一位厉害的戏子,那戏子心气可高,唱完也不打个招呼,下台就走。”
蓝启仁一听,这戏子登台不谢人下台不理人,没个礼,而且一戏子,下九流的东西,心气还这么高,不免有点不舒服,语气也重了些,“那还好?”
蓝曦臣又讲:“那戏子心气高也是有本事,那个莲花坞就是他父母开的,而且这唱得也是好。”
蓝启仁听着这儿,才舒服些,但也是不大乐意的说:“唱的好,那也行。”

饭后,正要回房睡去,只见得蓝忘机赶来,问蓝曦臣:“兄长。”
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,蓝忘机向来少言寡语,面上也很少表达些情感来。今日找自己,可能是要办的事情出了问题才对。

“明日,可还去那莲花坞?”蓝忘机看着兄长,问得有点认真。蓝曦臣想想,明日事情也不多,处理完也能过去再听次那戏。就点了点头。

“那还请兄长带上忘机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