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all澄】睡吧,乖

200fo的第一篇终于出来了,然而十分粗糙,劣质的很,还请不要在意。


全场MVP:仙子

@树净晚吟蝉 你的all澄,素,日常。请不要嫌弃。

——

是夜,莲花坞内唯有宗主处理事务的地方还亮着光。
烛火摇曳,闪得江澄眼睛微疼。停了手上的工作,闭上眼揉揉眼睛,手上那点温度温暖着眼睛,想等酸痛过去,再继续之前的工作。却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,闭上眼没一会儿,意识就暂停了。


门被轻轻打开,虽说力道控制的很认真,但是夜里静谧,这点声音就显得大了。开门的人一怔,等了一会儿确定屋里头的人没大动静,才再控制住力道慢慢探身进去。

这跟过来的还不止一个人。一个两个冒着着腰,侧着身,从小缝儿里头钻进来的样子有点滑稽可笑。
打头的是金凌,抱着仙子钻了进来,说是哪怕舅舅生气了,有仙子在也能临时消消气,自己再撒撒娇差不多也就没事了。
仙子一脸懵的被抱在金凌怀里,不知所措的看着室内的墙

我来干嘛的?

紧接着蓝忘机,蓝曦臣跟最后一个怕狗的魏无羡跟着钻进来。只是蓝曦臣人长的高,金凌那点小缝儿他挤不进去,只能是用身子碰开些,才进得去,还有魏无羡一直小声叨叨着为什么把仙子带进来。

进去后,看见那人还是一袭紫衣的撑着头,点一下点一下的已经是闭上眼睡了。四人一狗就立马噤了声。可别吵着这人睡觉了。

可睡在这儿不是回事儿,万一着了凉,第二天嗓子一疼就是要命的哑。想着要不要给他盖上一层被子,正想着,魏无羡已经是抱了个毯子又钻了进来。
魏无羡正要过去给人盖上,江澄撑着头的手一松劲,哐当一声,江澄脑袋磕到桌子上了。
看他迷迷糊糊的神情又是要清醒过来,蓝曦臣赶紧过去一手捂住对方的眼睛,另一只手轻轻揉着刚下江澄磕着的地方,嘴里念叨着:“好了好了,不疼不疼,没事的,睡吧乖,好乖,好乖。”

江澄被揉的舒服了,也就没了话,那人手掌温暖,揉揉的江澄又迷糊了,再把眼睛闭上。魏无羡一看江澄又迷瞪了,赶紧的把毯子盖在人身上,招呼蓝曦臣赶紧把人送卧室里去。
身后蓝忘机,金凌两个人帮着收拾桌案。仙子静坐在一旁依旧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反正我没手没脚,我就呆在主人身旁就好。

蓝曦臣不认得莲花坞里的路,当然不知晓江澄的寝室在哪。魏无羡就在前头带着。一路上小声的絮叨:“晚吟他从小就性子犟,仗着自己身子生来就不错,一个劲的糟践。”蓝曦臣听着,只是笑着,把怀里的人抱的再紧些,更靠近自己的胸口。

随后仙子一行就赶来了,仙子见着江澄有点小兴奋,汪汪两声,跳着往江澄那扑。吓着魏无羡不说,江澄被叫的试着睁开眼睛。蓝曦臣赶忙把人抱住了躲着仙子。蓝忘机拦住了仙子再往上跳的意思,金凌赶紧过来蹲下来冲着仙子嘘一声。
差点就挨打了的仙子再显得不知所措。

我都干了些什么。

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把人送到寝室。把人放到床上四人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——换衣服。

最后经过深思熟虑,虽然说最保险的选择就是等仙子成精,但是短期内行不通,就决定让蓝忘机来。
仙子,不知所措。

如何在一个时辰内快速成精?

蓝忘机把人抱起坐着,看着人迷迷糊糊的像是醒了点。开口: “换衣服,换了衣服睡觉。”
江澄摇头,“有事情要做。”
“好,先睡觉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意识江澄配合换衣服。江澄也迷糊,身上仰脖,没一会儿就换好了里衣。
被人扶躺下,盖上了被子还在嘟囔着那些事儿有多无理取闹:“蓝家找对象就找对象呗,管我什么事,稀罕上那个我家女修就直接说啊,费劲。”

当然跟你有关系,关系大了。

“路边开了个新摊子有能有啥,想吃就去呗,还要上报,闲的发慌。”
“我哪知道路边碰着夷陵老祖了该咋办,直接一巴掌上去算了。”

魏无羡捂着脸,有点想笑。

“事多的一天天的。”

嘟囔声越来越小,没一会儿他呼吸声就平稳下来了。这会儿四人一狗才松口气。互相看了看,吹息了蜡烛,又是小心翼翼的侧身挤出了房门。

走到回家路上半道了,金凌猛然停住,另外三人觉得奇怪问他:“怎么了?赶紧回家呀。”

“仙子忘屋里了。”

被主人忘记的仙子上了江宗主的床,趴在江澄身边,深深的出口气。不那么不知所措,而且还很自在。

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我很快乐。

评论(21)

热度(6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