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晓澄】有事找道长

私心一个all澄tag
200fo第二篇,鼓掌鼓掌
@Dark*month 你的晓澄护妻,然而感觉可能跟你想象的不大一样,感觉日常当中的小关心也是一种守护。还请不要在意

逻辑混乱,文笔不好,请多见谅


——

美术生,最怕的就是瓶颈期。瓶颈期有多可怕?那就是想要转文化的烦躁。

江澄,进入了瓶颈期。



这是江澄每天画画时候的心理。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集训,还有三四个月就要联考了,难免心中有着紧张,老师一言一句的在旁边提醒画画步骤,这会儿听来也是烦躁得让人想一画板拍过去。
再看旁边自己发小魏无羡画的那么好,不平衡的心理立马就在江澄心里头发芽了。

这班的主教是一位眼睛千度近视,没了眼睛世界就是莫奈的魔美国画系教授——晓星尘。

晓星尘虽说是大近视眼,但是工笔那点小细节画的是一等一的好。小麻雀画的真的是栩栩如生,一片片羽毛勾的是精细的让人惊叹。
再加上晓星尘颜值在位,一个大厚眼镜戴上去倒有了副文质彬彬的文弱书生模样,画着画的模样仙风道骨的,而且他讲起画画的道理的时候神神叨叨的听不懂。晓道长这一称号就流传开来了。

最近江澄情绪一直很低落,晓星尘用不着眼镜都能瞅见江澄那股怨气。

“江澄,鼻底加深。五官不够重。”一助教拍下江澄的肩膀,提醒他。
“衣领与脖子关系太过了,减弱减弱。”又是那个助教拍了他的肩膀。
“形画跑了。”还是他。

那助教是谁?晓星尘通过自己的啤酒瓶底定睛一看。哟,金光瑶。附近金美的学生,跟江澄关系一直挺近的。好像是侄子跟外甥是一个人来着。

再看江澄是一副受不了要摔画板的样子。看他捏着个铅笔使劲的样子,生怕他咔吧一声把铅笔折断了。江澄深呼吸一下直接上手擦弱那点关系。
旁边坐着他发小魏无羡,拍着他肩膀嘻嘻哈哈的安慰着。大概是安慰的没到点上,反而是引起了江澄某一火气,只看见江澄一把按下魏无羡的头,使劲的摇晃几下才松开。魏无羡抬起头来,头发已经是乱了,但是还是笑着看江澄,伸出手来呼愣江澄的头发接着鼓劲。

江澄甩开他的手,接着画。

晓星尘站起身来,在班里巡视着,时不时提醒一下某位同学,等到了江澄附近就听见魏无羡小声的叫自己: “老师!道长!”
晓星尘会意,推了下眼镜,过去瞅。一番讲评后刚要走,看见魏无羡悄悄指了指江澄。晓星尘没太懂,看了一眼江澄——依旧是紫色半袖,左手上一个指环,画的正认真。没毛病啊。
魏无羡一脸的无奈,又指了指他。晓星尘还是没懂,难不成江澄累睡着了?弯腰看他,眉头微蹙,杏眼微眯,正是看着大概关系的样子。还是没毛病啊。
魏无羡特别头疼的看着这个脑子转不过来的道长。只好写了张纸,举起来,上头写着:他不开心。

哦,澄澄不开心了。
晓星尘点点头,接着看江澄画画的样子。
嗯?澄澄不开心?

晓星尘一下子觉得自己的眼镜都被吓裂了。推了推眼镜拍拍江澄的肩膀。
江澄抬头看见这位道长一脸和蔼的看着自己,以为是要讲画,就往后一靠,把着画板,抬头看他,等着他发话。
晓星尘看着他以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关爱,再摸摸人的脸颊,抚几下头发就走了。

江澄一脸的想骂人:我画板都端起来了你就告诉我这个?但还是忍不住脸红了。双手一松劲,画板啪的一声撞到了前头的画架,显得江澄那边弥漫着卧槽。
魏无羡搁旁边看着江澄惊讶的表情和晓星尘离去的身影,忍不住的笑,又碍于上课不能出声,只好颤抖着身子一个劲的忍。江澄一回头看到他笑得开心,反手又是一掌打过去。

晚上饭点,江澄坐着没动换,接着画面前那幅头像。

虽然你丑,但阿爸依旧爱你。

江澄这么安慰自己的画。

正画着,江澄感觉到身后有一目光,回头看见了晓星尘闪着反光的眼镜,眼镜后头满是笑意。心中有些不乐意:“笑什么。”
晓星尘拍拍江澄的头,坐在一旁看着江澄画画。

江澄有些不自在。停下了画画的手,拽着画板看他。晓星尘回看江澄,知道他不乐意被一直看着,也知道他这会儿不大开心。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让他开心的方法。
站起来像是要离开,江澄有点小失望的接着往下画。晓星尘看他有点失望的表情觉得可爱,他就是这样傲娇的性格,当初追他的时候真是没少费心思。晓星尘轻轻扶住他的头,俯下身亲吻上他的发旋,再往前点,轻轻抬起人的头来,再亲吻上人的额头。
两下亲吻都是软软的温柔,带着安慰的吻很让人触动。江澄被放开后还在保持被亲吻都模样。看着那人眼镜的反光,和嘴角的上扬。一时间好像被他制造的温柔包围,身子软的提不起力气。开口抱怨,语气一如往常,但在晓星尘听来,也是撒娇一般。

“道长,我不会画。”
“嗯,没事,慢慢来。还有我呢。”
“马上就联考了。”
“不急不急,澄澄只要努力就一定会考的好。”

“我想去魔美……”众多抱怨当中,一个愿望小声的被江澄道出。
晓星尘有点意外,他以为江澄可能会到自己家那边,魔美并不好考,从它那万年都猜不中的校考题目就看得出来。他笑笑,说:“好,来魔美,到国画系来。我来教你。”
江澄怔一下,突然觉得有点想笑,眉眼一弯,告诉他:“我不想学国画。”嘴角再翘一点,“你大概是教不了我了。”

晓星尘一下子石化了,他很难过,很伤心,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的专业。江澄不爱国画,澄澄居然不爱国画。澄澄是不是不爱我了,一定是不爱我了才不爱国画的。

江澄看他愣的可爱,伸手捏了捏他的脸,搁他脸上留下一堆大黑道子,看着他跟漩涡鸣人一样的脸颊,又笑了。悄悄跟他说:“到时候咋俩就不是师生了。”
晓星尘突然反应过来,把住江澄的手,低身把他的手放在画板上,再吻上他的下巴。“那时咋俩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。”

“而现在,你需要突破你的瓶颈期。”晓星尘用一只手把人的脑袋顶正,弯着腰给他讲画面的问题还有怎么改得方法。最后拍了拍江澄的额头,“以后有不会的就问我。好吧。”
江澄点点头,接着画。

画室的时间是没有固定的,也是没有规律的。等江澄画完今晚的作业,宿舍楼好像锁上了。

日……

江澄熟练的掏手机给晓星尘打电话,大概有十多分钟,就看见远方一辆小电驴自带仙气的过来了。
晓星尘停在门口,冲着江澄笑,意识江澄坐上来。或许是错觉,江澄在那笑容上看到了傻气。

晓星尘的家是很简约的,没有多余的东西,只是几个花瓶盆栽,笔墨纸砚,墙上几幅国画还要不少的颜,看得出主人对国画的爱意。

洗澡,换睡衣,上床,盖被子,发短信通知舍友为。江澄做的一气呵成。
怪不得他画作业总是不着急,看来是不少干这事儿。

晓星尘拿走江澄的手机,放在床头帮他充好电。“睡觉吧,明天还要讲大课。”
江澄看他一眼,也是觉得困的厉害,也就没多说话,缩进被子里就闭上眼了,没多久就着了。

晓星尘看他睡得香,笑了笑,也上了床,悄悄把人圈在怀里,摘下眼镜,虽然看不真切,那人在自己眼里却是发着光的。

今日就此进入了尾声,很快第二天就要到来。艺术的路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与险阻。或许身边有一人默默护着你,轻轻安慰你,一切困难都不是问题。

晓星尘抱着江澄,呼吸中掺杂着他的气味,大脑都有些迷醉。这会儿他更不满足于师生的表面,他开始渴望表面之下的关系能够公诸于世。但他不知道师生的恋情会招来什么。他只好等,等他毕业,除去了师生的外壳,他们才就是恋人。

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,他希望能够替他挡下来自世界的所有子弹。

包括流言蜚语,包括抑郁情绪。

评论(15)

热度(1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