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all澄】醉酒的时候

200fo第三篇!!!!!
@敷完面膜再怼你 宝贝儿的all澄醉酒。只写了曦澄,羡澄,湛澄。实在是有点编不动了【捂脸】
还请不要在意。

ooc预警
醉酒预警
逻辑混乱预警
短小,文笔渣预警


——

曦澄场合:
——

时值夏日,唯有晚风还算得上清凉。

难得有了兴致,江澄自己拿了壶酒,一个人跑到莲花池的亭子里喝酒去了。

一人独酌总是容易醉,待到半醉的时候江澄开始埋怨自己,白瞎了这半刻清闲,没了清醒的脑子享受这莲池了,随后又想到,难得的无事,倒不如一醉了之,省的提着个清醒的脑子又去想一堆有的没的。
想过后,江澄也就放下了身段,瘫在石桌上一杯一杯的灌,不再品味酒的香甜,只寄托于醉意的快乐。

酒不过只是一日无聊上街见到的果酒,想着不会怎么醉人,就买了几壶,却尝出这酒甜的上瘾,就又多买了些。虽是果子酿的,不大醉人,但是这空腹喝酒一杯杯下肚,难免头脑不清醒的快些。

一壶空过,江澄已是醉的不想去管那点理智了。起身,想去乘舟到池子的正中央里头坐着。坐着干嘛?一个醉人管那么多干嘛。

正上了小舟,往后一瞥,瞧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人冲自己笑得温柔。
一下子,江澄被这一笑弄得有点醒酒。随即酒意还是占据了上风。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大脑下意识的驱动身体回应。

月下,那紫衣的公子在池中,随着晚风吹起的涟漪一上一下的摆动。平时怒眉冷眼的脸庞此时正笑得开心。眼中的点点水光闪着月光,直直反射进蓝曦臣的心里头。呼吸一滞,心再难平静。

上前一步把人拉住,问他:“这么晚,阿澄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做什么?他哪知道。此时他也没了那么多理由,只剩下想靠近人胸膛的欲望。紧接着身子就答应了欲望的鼓舞。
蓝曦臣一个慌乱,忙把软在自己胸前的人一把扶稳。才闻到一股子的酒香味。

无奈摇摇头。抱起软着的人,往回走去。江澄在人怀里看着路面,看了半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进池子的路。

“诶诶诶!回去啊。”江澄直起腰来,挣扎着下了蓝曦臣的怀里。撑着发软的脚往回走。
“晚了,阿澄。回去了。”蓝曦臣软着语调哄着他。
江澄已经是快踏上小舟了,回头看蓝曦臣。月光未变,只是那人的脸庞成了副委屈的孩童模样。

可别是要哭了。

蓝曦臣有点无奈,却不得不在这可爱的脸庞之下的服了软。陪着他上了小舟。划着桨,悠悠的到了池中央,停了小舟。

池中央月光照着水粼粼如星辰般,一时间,莲花也上了天。晚风清凉,清醒了蓝曦臣一吻定情的意愿,却吹不醒江澄混沌的脑子。
蓝曦臣坐在一端,江澄再另一端。没有多余的言语,只是目光碰触在一起出了些爱意。

随后江澄起身,小舟摇晃下,蓝曦臣慌忙稳住身形,抬头,又见那人在月下看着自己的样子。月光闪耀在他的发梢,丝绸般的发丝被晚饭吹起,轻轻在他面前飘扬。眼中除了笑意还有个蓝曦臣。

心再被那杏目水眸激的狂跳起来,一下一下撞的胸口直疼。

这撩人的月光,这闹事的酒水,这可爱的人儿。

蓝曦臣再不忍耐,起身把人抱起吻了上去。

两人刚吻上,小舟就不稳开始摇晃。没晃几下,翻船了。两人双双落水,蓝曦臣赶忙的抱紧江澄,带着人出了水面。
水是凉人的,晚风一吹更是冻的慌。江澄这才清醒了。
清醒过来,不顾手脚还软,忙是要离开蓝曦臣的怀里。蓝曦臣不依,不撒手,再把语气软下来,哄着:“阿澄乖,等一会儿上了岸再闹。”这般的求人,江澄也没了脾气,安安稳稳的等上了岸。

上了岸,就见江澄赶紧挣扎开,红着耳尖,瞪眼蓝曦臣,撑着发软的身子赶忙进屋。

蓝曦臣跟在江澄离去的后面,同进了屋,笑吟吟的关了门。

月下多趣,床上多欲。


——


羡澄场合:
——

江澄坐在桌几前,看着面前那个一个劲捣鼓酒的人满脸的不乐意。

魏无羡给两人斟上酒,推了一杯过去。酒是姑苏的天子笑,浓烈酒气带来的还有当年少时的回忆。
当年两人正意气风发,翻墙偷酒,一人抱一酒坛子就一个劲的跑,闹得云深不知处那个鸡飞狗跳。

后来的事情,把当年有趣的少年已经改得面目全非。

酒香依旧,故人已变。

江澄把过一杯酒水,低头望那酒液在杯中闪烁。抬头看魏无羡已经是打算痛饮的干了一杯,少年时那股不服气就上来了。跟着干了一杯。
魏无羡见他开始较劲,觉得好像当年欢乐还在,就顺着他的意思跟着比。

喝到不大清醒的时候,两人终于是回到了当年的欢乐。
江澄抱着一个酒坛子,杯子都不用了直接就往里灌,一大口下去,叫嚷着让魏无羡也喝。
魏无羡也一样抱着个酒坛子,听到江澄的叫嚣,站起来,卷了卷袖口,举起酒坛子也开始灌。
可喝的多了,脑子难免不好使,这灌就灌了,喝了没两口,手一滑,酒坛子里头的酒液飘出来,魏无羡手脚打滑的接着了坛子,嘴里咿呀诶呀的叫唤,接着了再起来,坛子里酒液已经洒的只剩个底儿了,其他的都在魏无羡身上了。

这滑稽场景逗笑了两人。江澄忍不住,瘫在椅子上开始笑。魏无羡看他笑得开心,愣了一下,把接着的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放,扑过去把人怀里的坛子抢出来往桌子上一放。再压上那人,跟着他笑。
江澄推搡着,嘴里不清的说:“起,起来……都是酒……”
魏无羡接着抱他不撒手,笑得更是开心。江澄推不开他,也就任他随便抱了。两人就这样萦绕着酒气的笑作一团。

魏无羡抱着他, 轻声一句:“晚吟——”

“我心悦你已久了。”

酒麻醉着脑子,说完这句话魏无羡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,只觉得多年的积存终于是清理干净了。
却不料腰被搂住,耳边响起一句话来:

“我也心悦你啊。”

一瞬间魏无羡酒都要醒了,但是天子笑的威力不可小觑,脑子还是钝钝的晕乎。魏无羡抬起上半身,看身下的人,看他笑得好看,面色酡红,眼中氤氲。
再不忍耐心里的欲望。对上江澄的唇就吻了下去。

这次可没打滑。

江澄双唇柔软,勾起魏无羡更多的想法。忍不住,忍不住想要更多。被吻的人这么可爱,他只想把他抱在怀里,好好疼爱。
魏无羡这么想着,摇摇晃晃把人抱起来,踉踉跄跄的进了房。至于进了房的两人做了些什么,大概那些未喝完的酒液里会有吧。


——


湛澄场合:
——

果然一杯倒,名不虚传。
江澄举着还没喝的酒杯看着面前睡着的蓝忘机。

听说蓝忘机醉后特吓人,一会儿江澄估计就能知道了。
蓝忘机腾一下坐起来,真的吓了江澄一跳。江澄站起来一副防备的样子,生怕那个醉了酒的人做出什么来。

蓝忘机醉后眼中多了些水汽,平日的冰冷此刻被折射的显出来不少温柔。
江澄被这双眼看得呆住,不知道下一步做些什么。只能站在原地不动弹。
而蓝忘机只是坐着,一动不动的看着江澄。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只是目光太灼人,看得江澄浑身不自在。蓝忘机觉着不舒服,伸手摘了自己的抹额,随便往床边一扔。

抹额掉在地上悄无声息,此时也没人在意。蓝忘机依旧看着江澄,江澄回看着蓝忘机,两人之间形成了尴尬的气氛。

最先开口的是蓝忘机:

“晚吟……”

这一声晚吟叫的江澄一颤,千想万想怎么也想不到蓝忘机这冰块叫自己晚吟。江澄有点害怕,强端起个架子来问他:“干什么?”
“要抱。”仗着自己醉了,肆意的向江澄提出要求。
酒的催发下,眼前的人激起的自己所有被压抑的欲望。想抱着他,抱在怀里,亲吻他,将他压在身下。脑海当中不停的肖想着他衣内的模样,想着他在床上的风姿。
无奈醉酒,身上没有太多的力气付诸行动。

江澄听着那句要求,瞪大眼睛,惊讶的神情再隐藏不住。对方琉璃般的眼眸看着自己,完全无法抗拒的请求。
江澄无奈,叹口气,说着只准这一次走过去抱住他。

抱着后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只好等着对方反应,一边红着脸一边心里头默念着他赶紧有动作。
对方答应了自己还抱住了自己,蓝忘机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等脑子反应过来,双手已经搂上了对方的腰。

果然,晚吟很温柔。

蓝忘机这么想着,把自己的下巴搭在了江澄的肩膀上。仗着醉意还强,仗着江澄心软,本着欲望,抛下了理智。

抹额在地上瘫着,两人在床上相对着。

江澄没多挣扎被蓝忘机压住的事情,抬头看那醉酒的人,觉他醉酒有趣的很,心中一软,就任他去了。
虽然隐隐知晓他接下来即将面对什么。想着反正那人是醉酒,醒了后一概不知,咬牙,凑上前去亲一口。

蓝忘机经验为零,乍一被亲只能愣愣的呆着。
其实亲吻的并不深刻,江澄只是单纯的吮吸对方的唇瓣,其余的,江澄一下都不敢去做。

待双唇分开,蓝忘机也不知道做什么。江澄看他这样子不禁烦躁,挣扎起来就要出去。刚从床上站起来,衣衫还不整,就被醉了的又捞回床上。
蓝家臂力是出了名的厉害。被蓝家人抱住基本就别想挣脱,没办法,只好乖乖的被人抱住。

蓝忘机抱着江澄,轻问他的味道,说:“时间晚了。”

江澄不明白。看对方松开自己脱下外衣,知道对方是要睡觉,说:“既然你要睡了,那我也不便打扰,我回去了。”
刚打开门,就感觉自己一阵腾空,又回到了床上。江澄转头看到那人的脸庞挨得极近,又发觉腰上又被人抱住。这才明了,他是要留自己下来。

江澄没打算留下来,一家宗主,是别人想留就留的吗?况且第二日他又没了记忆,又要找麻烦怎么办。
“你把我放开!我要回去,你自己抱着被子睡。”

这么一听,蓝忘机急了,抱着人的力道又重些,不管对方拍打着说自己要不能呼吸了,靠着对方的后背,轻声一句:
“晚吟……陪我。”

这声晚吟听起来可是委屈的很。没法,江澄又是心软。只好随便对方抱着自己,一边说着自己不会走,一边劝对方松开些。
蓝忘机听到对方的保证,才稍微松开些,而双臂还是环着对方不松开。江澄无奈,别扭的蹭下自己的外衣随便往床外一扔。顺着对方的意思,在蓝忘机怀里闭上眼。

蓝忘机醉酒,睡下的快。没一会儿,江澄就觉得后颈喷洒的热气逐渐平稳。本打算离开,却突然贪恋这怀抱。

罢罢罢,就荒唐一回好了。

这么想着,江澄放松了身子,安稳的在人怀里睡下。

窗外月色正朦胧,床上相拥的两人睡得正香,不知是不是梦境相合,梦着了对方,不然为何两人嘴角有着笑意。

至于第二日,就第二日再说吧。

评论(16)

热度(4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