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宝儿的小长腿Nadia

all本命,本命最可爱不反驳。沉溺江澄无法自拔。黄宝吉的内心却又一颗想要写清水的愿望。

【all澄】告白?告白

200fo第四篇!还有一篇。
写的乱七八糟的不正经。还请多原谅。

 @官方认证-江晚吟 
可以直接翻到最后,有相关人员告白话语。

————

天气正好,阳光刚出来,池子里的花苞上头带了层金纱。

魏无羡趴在莲花坞内一屋的顶上。他夷陵老祖是谁啊,趴的屋顶一定也是个好屋顶——江澄的卧室。
大清晨的趴人屋顶,这可真是欠紫电抽了。
魏无羡可不怕那紫电,自家师弟可爱成那幅模样,怎舍得下狠手打自己?何况今日来寻他是有正事。

到了时间,江澄从房里出来。魏无羡看着了,连忙在房顶上站起来,冲着江澄挥手:“晚吟!”
江澄吓一跳,回头看见房顶上的魏某,骂到:“你不是有毛病?大清晨的干什么你!”被骂了魏无羡也不气,反而更是嘻笑,招呼着人上来,喊着有事情要告诉他,很重要。

很重要你上房顶?

心中接着骂,脚下一蹬一跳的上了房顶,一脸嫌弃的看着他,问: “有什么事情你可是能说了?”
魏无羡一把揽过江澄的肩膀,强迫人跟自己坐下,禁锢人贴着自己:“江澄,就让我们看流云,看太阳,谈谈未来,谈谈人生,谈谈恋爱吧!”魏无羡看着江澄,还是一副笑得欠揍的样子。

“晚吟,我心悦你很久了。”

等魏无羡说完,江澄一下挣开他,“我可去你妈的吧。”说完,皱着眉就下去了。
魏无羡瞅见那红了的双颊一时间心情更是畅快。干脆躺下哼着歌。歌声飘到江澄耳里,江澄赶紧的加快脚步离开这儿。


离开了那个不明觉厉的地方,江澄赶紧进了自己平日处理事物的地方,赶紧处理几件公务才慢慢静下心来。
被工作塞满脑子的江澄没时间去理会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。

时间久了,江澄也是撑不住。打了个哈欠,嘴里立马一甜。吓了一跳把嘴里东西呸的吐了出去。
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年还保持着递出糖果的姿势,看到糖被吐出来,面色有些不虞。
“不是,你是怎么进来的!”江澄吓得在椅子上不动弹。
“我可是怕你累,特地送的糖。你居然吐了。”薛洋看着江澄,不免有些生气。
江澄瞪他,“随随便便进出,当我莲花坞是驿站了吗?”虽然知道他是好心,但还是不免的生气。办公务正紧,他这会儿过来怕不是又是一堆乱子。
薛洋再从袋子里再拿出颗糖来,不顾对方生气的脸,一下子又塞进去了。江澄一惊,刚又想吐出去,却看到对方一张你要吐了我跟你没完的脸,只好顺应着他的意思,把糖含嘴里,吃下去。

“你要干什么?直说。”江澄嘴里还含着糖,有点口齿不清,费劲的说出来,就环着胸,交叠着双手问道。
薛洋一看,自己的目的被看出来了,也不生气,一双眼睛一下子亮了,嘴一列,虎牙一露。

“江宗主,我心悦你。不如扔下这莲花坞,与我逍遥,肆意快活。”

江澄愣了?嗯?这个套路好像今早上也遇着来着。
薛洋看他愣住,以为他听进去了,正是要答应。心中一喜,欺身上去,正是要一口吻下去。江澄突然反应过来,一手把人脸拦下。

“诶——我可去你妈的吧。”一下子把人脸推远。没等薛洋再多说什么,赶紧的把人赶出去。公务还未处理完,这些事情还是先放下吧。

薛洋并未出去,依旧是在一旁呆着。看他不吵不闹的,江澄也就随了他去了。

未至日中,还没到吃饭的时候。这会儿门开了,薛洋抬头,嗯了一声:“嗯?你怎么来了。”
江澄闻声抬头,正是金光瑶带着金凌过来了。再看薛洋瞅着金光瑶一脸的不顺心。

“来见见江澄。”回答的简练,没法反驳。说完就扭头笑脸看着江澄,提醒他。“江澄,该吃饭了吧。”
江澄看他笑得眉眼皆弯,后头又跟着自己的侄儿,没什么拒绝的理由。而且自己也的确是累了,也饿了。
没管时间,放下手中的纸笔。起身,决定去吃饭。薛洋见他起身了,也跟着上去。相信江宗主不会因为一个意外的告白就不给人饭吃的。


午饭开始的时候,江宗主果然一个人没赶,全留下了。
薛洋用筷子怼着碗底,不乐意地看着江澄外的其他人。魏无羡虽是不愿,也是顺着江澄来,一句一言的逗着人开心。金光瑶依旧是一张笑脸没变过。金凌端着碗,靠在江澄身边,有点畏惧薛洋不大友好的目光。
江澄对这奇怪的气氛毫无察觉,一边让金陵自己夹菜吃,一边咽米饭。

再看那三人,各怀鬼胎的嚼着菜,一顿饭吃的倒是安静。江澄吃饭吃的急,想着自己桌上一大滩子有的没的,一下子头疼了起来。
同为一家宗主的金光瑶当然知道江澄烦的是啥。给江澄夹口菜的机会,跟江澄嘱咐了几句:“要是累了就歇歇,没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得好。”
说完,就只看着江澄胡乱的点头,心中知晓他又是没当回事。只好放下筷子,看着江澄看得认真,告诉他:

“你若是病了,我会心疼。”

一句话吓得江澄饭都不咽了,嘴里满是饭菜的看着金光瑶。旁边鬼道二人也是着急,赶紧的跟着说。
“阿澄生病了谁会不心疼?”
“我也是会心疼啊。”

江澄愣着,觉着今天可真不是日子,怪的很。嚼嚼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心里默念着:我可去他们妈的吧,今天也是不对劲。
金凌看着场景,也赶紧开口:“嗯嗯对!舅舅病了,谁都会担心的。”
江澄放下吃完饭菜的碗筷,道了声知道了,就回去接着干活去了。


或许是一顿饭过后也有了精神,或许是被那群人一吓机灵了,下午公务处理地顺利。看阳光还好,想着逛逛。

希望今日的怪事能结束了。

刚想完,就看见蓝氏双壁站在莲花池边,衣袂飘飘。
江澄眉头一皱,发觉事情并不简单。但也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去。蓝忘机首先看见他,开口小声叫他,声音不大,江澄没大听清。只把蓝曦臣叫得回头了。

你知道被蓝氏双壁注视的感觉吗?
江澄知道。
这不太对,他很害怕。

看着蓝氏双壁冲着自己走来,江澄一下停住了脚步,等到他俩离自己还有五步的时候,连忙叫了停:
“停停停!有啥话直接说。”

蓝曦臣笑笑,蓝忘机看着江澄没有表情。两人同时开口:“晚吟,我心悦你。”

见怪不怪。江澄一脸淡定的听他们说完。叹了口气,看着不知不觉间聚过来的这群人,自己被围在中央,居然产生一种被围攻的寒意。

“阿澄……”
“江宗主……”
“晚吟……”
“江澄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舅舅?”金凌感觉这里不太适合自己。

江澄叹口气,说:“我可去你们妈的吧,闹半天倒底是要干嘛?一个两个的不正经。”
另外几人看着江澄,看得江澄有点无所适从。再叹口气:“算了算了。你们如何都好,别乱了江家就好。”

没办法谁让他就是这般的迟钝。满心满腹都是江家,看着他这般劳累心里当然是难受得很。想关心他,但总被他那张冷脸吓得不行。虽然知道他脆弱的很,但又想着照顾他的骄傲。
不知如何是好。

江澄正要回身离去,蓝曦臣一把上去抓住他手腕。蓝家臂力是祖传的,江澄一句卧!槽骂出来,回头就瞪他。
蓝曦臣也着急,没来得及道歉,上去就问他:“江澄,你真就不知晓我们的心思?”一着急,手抓的更紧,江澄喊着疼疼疼把手拔出来。再回问他:“什么心思?做我江家第一夫人?”

那几人皆一愣,魏无羡先反应过来,赶紧点头:“对对对,就是那夫人。”上去抱着江澄,“你开窍了?好师弟。”

“我可去你妈的开窍吧。”江澄揉着手腕,“是今天你们不够得瑟,还是我江澄眼瞎。”几人听了后笑了,觉他可爱的戳心,想把魏无羡扒拉开换上自己在哪里抱住他。

江澄挣脱开身子,看着面前几位,无奈叹口气说:“你们这样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们江家没有一夫多妻的传统。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什么意思?追妻路漫漫?看着江澄离去的身影,几人有点懵。他这是同意告白了?还是如何?

或许竞争从这里开始。

——

魏无羡:

我不知如何弥补曾经的错误,更不知我在你心中还是否有分量。
你好,你太好了,你好到我在你面前显得卑微,好到什么事情我都不想让你做。你只需在那里做你的江澄。
太阳太耀眼,流云在一边不敢靠近,一次接触过后就赶紧离开。不是流云遮住了太阳的光,而是太阳太美,流云不想让别人瞧见。
晚吟也好,江宗主也好,你都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,都是我的师弟。

——

薛洋:

我不知道你曾经历过什么,我只想着你的未来。我曾经想要毁掉这个世界后来瞧见了你。你是救赎,更是光芒。
不知道如何形容我这份心情,但我有一句话你一定要听清楚:
江澄,或许你看不得我,或许你我缘分浅薄,但今生见你,我再无遗憾。

——

金光瑶:

你若是病了,我何止是心疼就能糊弄过去。我知道公务繁忙,但身子也不能忘了。那可是我最爱的身子呐。
若是真有一日你病倒了,那可是要了我的命了。知道你还是看重公务,但是依旧是要嘱咐一句:注意身体。


——

蓝曦臣:

江澄,我可能唤你阿澄。
我不知你到底想我如何,但是我想你知晓,最近我的梦中都是你,梦里你笑得好看,身姿绰华。每日醒来都成了考验。
我是真的心悦你,见了你,我便心神荡漾,只觉神清气爽。没了你,我只觉无趣无聊,放任思绪流淌,只看见满脑都是你。
阿澄,你可知道我心悦你?

——

蓝忘机:

初见你,你还是翩翩少年,再见你,已成长为宗主。
未能参与你成长,后悔万分,望君子如莲,遗世独立,实觉心疼。只愿加入卿余生,护卿一世。

——

金凌:

舅舅——我爱你——最喜欢你了——

评论(19)

热度(422)